当前位置:首页 > 玄幻魔法 > 农门小王妃

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同你一道去

    梨花的伤大多在衣服下头,脖子上也有些啃咬的痕迹,好在眼下天气稍冷,把衣领一竖也就挡住了。

    唯一不好办的地方是嘴角破了皮,这是瞒不过去的。梨花也没想过能瞒过她娘,就半真半假的说了先前毛氏跟阮安强来闹事那桩事,说是拉架的时候被人撞了一下,自己不小心把嘴角咬破了。

    梨花她娘听了又是心疼女儿,又是心疼阮明姿,倒是分散了不少注意力去。

    待到阮明姿回来,梨花她娘见阮明姿一身的疲惫,又是好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因着她们晚班回来得较晚,晚饭都是单独吃的。曲姨去灶房把留出来的饭菜一热,阮明姿飞快的把饭一用,便直接去了梨花屋子里。

    梨花已经洗过澡了,穿着寝衣,正愣愣的坐在床上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阮明姿把先前买来的药递给梨花:“我帮你上药?”

    梨花接过那一小罐药,攥在手心里,低低应了一声,“我自己来就行。”她迟疑了下,手不由得攥得越发紧了,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,“他……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阮明姿默了默。

    眼下梨花穿着低领的寝衣,那些青紫隐约可见……饶是如此,梨花还是一心惦记着他。

    可见情之一字,也实在是一个让人迈不过去的坎。

    “你走不久,他娘就过来了。”阮明姿没有隐瞒,完完整整的把过程跟梨花说了一遍,见梨花脸色发白,显然也是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。

    那烈性春药,八成就是窦华辙他娘给他下的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耸人听闻。

    当娘的,竟然给儿子下这种腌臜的药……

    梨花攥着那药罐,手掌边缘微微发白,脸色也是惨白的。

    阮明姿见状,也没有再多说,同梨花说了句“早些休息”,便起身出了屋子,轻轻的把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旁人感情的事,哪怕是再亲密的朋友,也不好替旁人下决断。

    阮明姿叹了口气,站在院子里,抬头看了会天上那一轮弯弯的下弦月,这才慢慢的回了她跟阮明妍的小院子。

    阮明妍的屋子灯还亮着,阮明姿敲了敲门,小姑娘很快跑过来给她开了门。

    已经八岁的小姑娘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犹如最纯粹的黑宝石般,头上用红绳扎了两个小揪揪,红绳垂下来落在耳畔,越发衬得她唇红齿白,是个再漂亮不过的小女童了。

    一见着阮明姿,阮明妍便笑弯了眉眼,她拉着阮明姿进了她的小屋子,书桌上点着一盏灯,书桌上摊着一张字帖,沾了墨汁的毛笔搁在砚台上,显然方才正在练字。

    阮明姿捏了捏阮明妍的小脸蛋:“跟你说过多少次啦,晚上写太晚对眼睛不好,你才八岁,那么用功做什么啊?”

    阮明妍冲着阮明姿甜甜的笑了笑,打了几个手势——“我想早点把字写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都不是一蹴而就的,你别着急。”阮明姿柔声劝着阮明妍,“在你这个年纪,姐姐每天都只知道疯玩。”

    阮明妍抿唇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阮明姿心下一酸,妍妍总是这样,乖乖巧巧的,从来不跟阮明姿提什么过多的要求,生怕给阮明姿添了麻烦。

    阮明姿虽说只是一抹异世的游魂,与阮明妍也算不上什么亲姐妹。可人心都是肉长的,阮明妍这么小,又这么乖巧听话,一颗心里装得都是她这个姐姐,她如何不动容?

    她早就把阮明妍当成了亲妹妹。

    “妍妍,你可以跟姐姐撒娇的,没事的。”阮明姿摸了摸阮明妍的小揪揪,柔声道,“你是不是想蕊儿姐姐了?是不是想跟她去村里一块儿玩耍了?”

    阮明妍眼睛亮了亮,又有点不大好意思的垂下头,打出了手势——“可我这几日是跟先生上课的日子……还没到旬休。”

    阮明姿忍俊不禁,朝她狡黠的眨了眨眼,“没事,小孩子嘛,偶尔也可以任性一下下。一会儿姐姐帮你收拾一下东西,明儿就送你回村子里去,过几日是姥姥的生日,我打算把姥姥她们接来县里玩几日。到时候正好再把你接回来,你看可好?”

    阮明妍的先生左夫人,最近应当会准备搬去庐阳道的事。正好,也算给先生多留出点时间来安排准备。

    阮明妍原本那黑宝石似的眼睛,顿时更为明亮了,流光溢彩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她重重的点了点头,就像个小狗,头扎在阮明姿怀里蹭来蹭去的。

    阮明姿嘴角不受控制的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清晨,梨花起得比阮明姿还要早一些,阮明姿见她精神饱满,依旧是往日那副干练的模样,几乎看不出昨儿那事的任何影子,心下也稍稍放心了些。

    她同梨花简单交代了几句,这几日无论是毛氏他们,还是窦家那边,想来都不敢再去奇趣堂找什么麻烦,倒也没什么旁的事。

    梨花点了点头,笑道:“附近也没有同龄玩伴,巷子里那些孩子……”她顿了顿,没有顺着这个话头说下去,又道,“回村子里玩几日歇一歇也好,妍妍也太过用功了。”

    阮明姿知道梨花后面的话的意思。妍妍年纪虽小却已是一副标准的美人坯子,玉雪可爱得紧。巷子里的孩子原本就不算多,寥寥几个,偏生那寥寥几个里,有个小姑娘大约是嫉妒阮明妍生得可爱,总不爱带妍妍玩。每每旁人跟妍妍一道玩,但凡她见着了,总爱讥讽旁人竟然跟一个哑巴玩,闹得大家伙都不太开心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孩子间的争端,其实阮明姿也有法子处理。只是不管怎么说阮明妍也大了,这种口角总不能由她出面,干扰孩子自己的交友。

    阮明姿便交由阮明妍自己处理。偏生阮明妍打小就不是个爱争爱吵的性子,索性就不爱同那些人玩了,宁可自己在家中读书练字,倒也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在给阿礁送饭的时候,阮明姿也顺道同阿礁说了要回榆原坡一趟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把妍妍送回去待几日。”阮明姿道,“然后要在院子里烤些面包,可能晚上才回来。我买了好些吃食,中午的时候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没说完,阿礁打断了她:“我同你一道去。”

    阮明姿没反应过来,看向阿礁。

    阿礁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同你一道去。”
Back to Top
TOP